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零点中文 ->历史·穿越 ->大明王冠简介
听书 - 大明王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七十二章 局面大好!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朱棣会杀黄昏,这是很多人可以预见到的事情,只是大家不确定什么时间什么机会,会出现这个局面而已。

毕竟大多君王都这么做的。

但朱棣是大多君王?

朱高燧总感觉有点不靠谱,自家这老爹经常不走寻常路,登基没几年就准备迁都,关键还是要迁到顺天,来个天子守国门,这就不是寻常君王会做的。

想到这,朱高燧心里那点不安越发浓郁,可也不好说出来打击士气。

咳嗽一声,对顾晟道:“已经交代下去了罢,抵达长平之前,不管有没有朱阳的内应,我们第一时间就是出兵进攻长平布政司,不顾一切代价将黄昏斩杀。”

顾晟笑道:“这是必须的事情,不仅要杀黄昏,还得踏平整个布政司,要不然也没那么多头颅来凑兀良哈的残兵。”

大军踏平一座布政司,这可不是小事。

是要动摇整个朝堂的大事。

所以必须有合理合法而且不会被人怀疑的借口,那么浇灭兀良哈残兵的叛乱这个理由就很足够了——反正此刻亦失哈的桌子上应该摆上了一封朱阳的密信。

密信确实是朱阳写的。

也确实是关于兀良哈残兵暴乱的事情——在李友边等人的操作下的兀良哈残兵,那时候朱阳还没站到黄昏那边。

也正因为有这一封朱阳的“求援”密信,朱高燧才能出兵。

大军出击,朱高燧压下心头的不安。

按剑前行。

壮志凌云。

但他不知道,在队伍的最前面,雪地里有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远远的望见他的大军之后,立即迅速后撤,回去报信。

……

……

春节在即。

只不过长平这边因为南人和兀良哈人混杂在一起,春节的气息不浓,布政司衙门已经全员放假,所有人都准备休憩半个月。

李友边梁道等人死后,布政司这边几乎是疯狂的转动,全是针对开春之后的民政措施,要将兀良哈人紧紧团结在布政司周边。

战后工作最重要的就是安抚民心。

清晨,无风无雪。

已经持续了几日放晴,积雪已经硬化,有道是下雪不冷化雪冷,眼看春节在即,气温却越发低,黄昏这样的年轻小伙子都有些难受。

没办法,湿冷属于魔法攻击,黄昏再年轻,毕竟是南方人。

草原这边的冷比东北的湿冷……

貌似也不差。

主要风大,风一吹,你会发觉整个身体都不再属于自己了。

黄昏站在新建布政司衙门的天井里,看着这座衙门,分外满意,从外面看就不好说了,仅是那大门,就让兀良哈人看得呆若木鸡。

内部结构也是如此,兀良哈人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气堂皇的建筑。

其实移民来到兀良哈的大明百姓也没见过。

阿如温查斯按刀拱卫在黄昏身侧,压低声音问道:“你还有心情来这里看衙门的修建进度,昨夜不是有消息传来了么,朱高燧的大军距离长平只有不到一百里了,后天就能抵达这边。”

据斥候回报,约莫三千人。

三千人打一个只有千户所的长平,那不是摧古拉朽是什么。

黄昏摇头,“该来的迟早回来,该留下的迟早会留下,有的人急着送死,那咱们何必要着急,守株待兔以逸待劳它不香吗?”

阿如温查斯嗤笑一声,“再怎么以逸待劳,兵力差距摆在那里。”

这人是不是傻?

明明他有更好的策略来解决这个事情,比如,向自己的父亲吴笙游求助,以父亲吴笙游在鞑靼那边的地位和权势,完全可以让延平王马儿哈咱和顺平王失捏干派出护卫来支援,甚至还可以让延平和顺平两座布政司的卫所出兵过来。

黄昏不想和阿如温查斯争辩。

不是没想过这件事,但这个局朱棣的是下棋的人,老子连蚍蜉义从都得藏起来,和吴笙游那边的关系,自然也不能动用。

这就有点投鼠忌器。

不过也有一点好消息:李友边梁道等人是拿兀良哈残兵叛乱做文章,朱高燧想必也是如此,殊不知这正是自己能做文章的地方。

因为没人知道长平周边有多少兀良哈残兵。

朱阳也不知道。

那么一千蚍蜉义从,其实也可以拌成兀良哈残兵,反正战事过后,真相都是赢家说了算——只要能让朱棣相信就行。

出了布政司衙门,来到城外的千户所。

朱阳浑身皮甲,腰间佩刀,来回不安的走动,看见黄昏来了,急忙上前,“你怎么才来,昨夜不是就把斥候谍报给你送来了么。”

又看向黄昏身后,发现一个人都没有,越发懊恼,“桑脱他们的人呢?”

黄昏笑了笑,“急什么,会来的。”

朱阳略微镇定,“根据斥候回报,赵王殿下在长平五十里外扎营了,估计是会让斥候看一下情况,然后就大举进攻布政司这边。”

黄昏道:“很好,你给他消息没?”

朱阳犹豫了下,道:“按照你叮嘱的,写了信,告知这边有数千残兵,也着人将这封信同时送往顺天——开春了,路好走了一些,相信不久就能到陛下御书桌上。”

黄昏哈哈一笑,“那咱们就等着朱高燧来进攻,桑脱等一下就过来,我已经和桑脱说好了,他的七百多人全部由你统领,这抵御朱高燧的第一道防线,就是你俩的联军。”

自己的蚍蜉义从得放在后面。

这不是腹黑。

是军阀都会做的自我保护。

朱阳讶然,“还有第二道防线?”

心里暗暗不爽,感情老子这三百儿郎和桑脱那七百多人,都是打前阵的炮灰么,但实在不明白,黄昏哪里来的人构筑第二道防线。

黄昏自信的笑了笑,“兀良哈战败之后,可不止桑脱这一股的残兵,还有很多其他的残兵,随着连续放晴,这些残兵都在向布政司这边靠拢,估摸着都想‘招安’,让布政司给他们安置谋生之路。”

这是忽悠。

实际上,就是自己的蚍蜉义从不能当前锋。

要看朱阳和桑脱是否真的站在了自己这边。

若有不对,蚍蜉义从会立即拱卫自己离开长平,然后再应付朱棣——从长平落荒而逃,朱棣也该相信自己没有后手了。

当然,最好还是直接干掉朱高燧。

狭路相逢勇者胜嘛。

也就是说,当下局面大好,不论进退,黄昏都能破朱棣的这个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