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零点中文 ->奇幻·玄幻 ->旧日之箓简介
听书 - 旧日之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80章 天惊地动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就在李清云想着怎么对付黑水府的土著时,楚齐光这边却也收到了悦关县的情报。

听到这个消息,楚齐光心中杀意一闪而逝,双眼中闪烁起两道幽幽的火光,朝着眼眶、眉毛暴涨出来。

“这些土著……竟然非法扣留我们巴蜀商会的商队,阻止自由贸易。”

楚齐光生平最恨的就是自己做生意被卡脖子。

不过他很快就压下了心头的怒意,反而生出一股戒备来。

因为他在这其中隐隐约约间闻到了一股阴谋诡计的气息。

毕竟土司们再酒囊饭袋也不可能不知道商队背后有楚齐光这尊入道武神。

特别是如今楚齐光和李清云联手打压蜀州士绅,动静闹得如此之大,那些土司就更加不可能不知道了。

而土司的背后是劫教,是李妖凤。

楚齐光瞬间就想到这是不是李妖凤想要埋伏他了?所以故意扣留了商队?

不过他如今手段众多,却也不怕李妖凤的埋伏,只是心里升起一层戒备。

只见楚齐光骑上鹰妖乔茨娜,一飞冲天朝着悦关县的位置赶了过去。

……

悦关县,马家村。

巴蜀商会的商队,还有悦关县知县带领的人马,此刻被几千黑水府的土著堵在了一片山地里。

悦关县知县名叫柳河,年纪还不到三十,算得上是年轻有为。

此刻他手持一杆长枪,浑身气血一阵爆发:“这些土著刁民,我已忍了太久。”

“如今竟还敢袭击朝廷命官,简直是形同造反。”

“所有人跟我一起突围出去,如遇抵抗,便就地斩杀。”

一旁的巡检司巡检却是反对道:“县尊,外面起码有几千土著,我看还是在等等吧。”

柳河瞪了他一眼,却听一旁的主簿也跟着说道:“大家稍安勿躁,我看黑水府很快就会派人来说和,我们多等等就好。”

伴随着主簿说的话,一旁的衙门差役们全都放下刀枪,向后退去,竟然都无视了柳河这位知县的命令。

柳河怒视着他们:“好好好,等楚镇使来了,我看你们怎么交代。”

主簿却是冷笑一声,淡淡道:“县尊还是想想以后在咱们县的日子吧。”

柳河闻言,眼中杀意大增,手中长枪似乎下一刻就想要刺出去。

他自从来到悦关县当上这知县后,便一直被当地的土著处处掣肘。

不但底下民众里大半都和土著有血脉姻亲的关系,县里的百姓绝大部分也都深受土著影响,全都是劫教的信徒。

就连衙门里除了他以外,也全都是劫教和土司的人,让他经常有力无处使,被当地那些土司随意拿捏。

不过想到如今楚齐光和李清云联手打压土豪士绅,柳河便看着眼前的主簿、差役们冷冷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大难临头了还不知道。”

那主簿却是淡淡道:“县尊想说的是那楚齐光?他能管得了你们,却未必管得了劫教的事。”

就在这时,却见天空中一轮火光升腾而起,暴涨的焰流肆意招展,带起一重重火光照耀天地。

一时之间,天空中如同升起了两颗太阳。

方圆数十里内,无数人震惊地抬头望天,有些土著甚至当场就跪倒在地,朝着天空不断磕头。

而在云层上空,乔茨娜一边飞行一边看着跳下去的楚齐光,心中突然想到要不要趁机逃跑。

不过回想起上一次被楚齐光生生吼坠的情况,再看看楚齐光如今突破入道武神后的威势,她终究还是放弃了逃跑的想法。

‘唉,猫妖在大竺不过是区区贱民,想不到有朝一日我竟然会被一头猫妖踩在脚下。’

乔茨娜记得楚齐光的吩咐,双翅一震,便已经隐入了云层之中,不让下方的人能看到。

而楚齐光从乔茨娜身上跳下来以后,便运转气血,变化出层层叠叠的火焰罡气笼罩周身。

随着体内怪力狂转,火焰罡气不断扩张,这才化为了众人眼中看到的炎阳大日,吸引了地面上无数人的目光。

只见楚齐光这么带着漫天火焰罡气,如流星坠地一般朝着包围商队的数千土著们落去。

下一刻,滚滚荡荡的音浪从楚齐光体内爆发出来,如连绵不绝的炸雷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了出去。

“谁在阻碍自由贸易?”

目睹这天灾一样的恐怖景象,倾听着汹涌而来的震慑性声浪,大部分土著们尖叫着便朝四面八方散去。

土著将领约束着手下士卒们,但根本控制不住,最后只剩下十多人留在了原地。

当楚齐光环绕在漫天火焰罡气中,缓缓落在地面上时,大部分土著已经散去。

楚齐光看着眼前硬挺着没走的土著将领和十多名士卒,淡淡道:“你是哪家土司的?”

那将领硬着头皮看向眼前浑身被火焰包裹的楚齐光,只觉得对方如同太阳神灵般不断释放光和热,甚至连头发、眉毛、眼睛都被激荡的火光填满。

感受着滚滚热浪席卷而来,身上的皮肤似乎都隐隐作痛,将领强撑着说道:“在下是苗宣慰副使手下参将。”

宣慰副使是大汉设置的土司官,由土著们代代世袭,而苗家便是黑水府最强的土著势力,也是历代侍奉劫教的宗族势力。

楚齐光淡淡道:“自断一臂,然后滚吧。”

土著将领闻言,强撑着说道:“就算是入道武神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我是宣慰司的……”

“我……是在跟你讲道理吗?”

下一刻,只见楚齐光食指轻轻一弹。

一道金色的火焰刀气已经横空而至,将领的双臂其肘而断,飙射出来的鲜血瞬间被高温蒸发。

不肯自断一臂,那就断你双手。

那土著将领惨叫一声,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他这一刻真正感受到了入道武神的强横霸道。

其他士卒一脸惊恐地看着楚齐光。

土著将领咬紧牙关,努力低着头,不让楚齐光看见自己眼中的怨恨之色。

“滚吧。”

土著士卒们扶着将领匆匆离去。

楚齐光转头看向了商队所在的树林。

只见他身形一动,便是连续几个闪烁,已经来到了商队和柳河知县的面前。

可领!

目光随意一扫,楚齐光的求道者眼眸便看向了武道五境的柳河,开口说道:“你是悦关县知县?”

柳河立刻拱手说道:“下官柳河,见过楚镇使。”

楚齐光淡淡道:“听说悦关县常年都有邪教作祟,这次土著暴动,相比也和邪教脱不了关系。”

“你手下可有人和土司勾结?或是信仰劫教?”

柳河闻言下意识地看向了悦关县主簿。

楚齐光眼中的火光微微闪烁,看着那主簿说道:“你是劫教信徒?”

主簿身形一僵,但被四周围这么多本地的士卒、差役盯着,他却是不敢否认自己的信仰。

最后他硬着头皮说道:“我虽然是劫教信徒,却也是朝廷官员,就算武神也不能……”

唰!

火焰刀气汹涌而至,一瞬间便将这位主簿一分为二,化为一团火焰倒在了地上。

四周围的人群发出一阵惊叫,或是惊恐、或是痛恨地看向楚齐光。

楚齐光冷哼一声,淡淡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凭空炸响:“劫教乃是朝廷钦定的邪教,按《大汉律》,凡邪教教众,皆斩。”

“还有谁是劫教?站出来给我看看。”

看着在场众人一片畏畏缩缩,无人敢再承认自己是劫教信徒,一旁的柳河心中涌起一丝痛快。

楚齐光扫了一眼,看着没人敢站出来,心中却涌起一丝疑惑:‘我如此大张旗鼓,李妖凤竟然还没出手?’

他目光突然间一凝:‘难道目标不是我?’

想到这里,他身形一动便带起一阵狂风,转眼间已经出现在数百米外。

……

玄寂山。

伴随着一道佛界之门凭空打开,两道身影从中缓缓浮现出来。

一席红袍的李妖凤和一名光头和尚站在一起,正朝着山顶的方向走去。

那和尚面如黄玉,皮肤闪烁着一种大地般的光泽,给人一种厚重、圆满的感觉。

他看着眼前的雪山,发出一声长叹:“想不到有朝一日,我竟然还会回到现世。”

这和尚法号无色,乃是李妖凤深入佛界地下,寻找佛火的时候遇见的。

无色和尚乃是金刚寺的嫡传弟子,不过他很早以前就进入佛界之中,成为了封印派的一员。

封印派一直以来都努力封印佛火,对抗传火派的魔佛。

不过随着天道运转,魔染的规模越来越强烈,封印派众佛也越来越不是传火派魔佛的对手。

直到李妖凤出现在封印派的面前,他不止展现了《无相劫》炼化魔佛的道术,更是带来了《龙象大自在力》的消息。

听到无色和尚的感叹,李妖凤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等以后扫遍魔佛,你们不就离开佛界了?自从朝廷灭佛之后,世间再无佛门,正需要你们重整旗鼓,再传佛宗。”

李妖凤知道封印派众佛陀曾经立下大誓,不封印所有佛火,荡灭所有魔佛,封印派便不撤离佛界。

无色和尚双手合十道:“希望一切顺利吧。”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行走,却是似慢实快,留下一红一黑两道残影,转眼间已经来到了玄寂山山顶的位置。

正在山顶上修炼的白石河似乎早就感应到了两大强者到来。

他站在原地,一脸好奇地看着两人:“李妖凤?你跟这和尚一起是想要来杀我?”

李妖凤本来就是和他有仇的劫教妖人,白石河也听说了如今楚齐光在蜀州闹出的动静,更知道明年春天朝廷便要派兵围剿妖国。

此刻李妖凤和另一名陌生和尚过来,显然是不怀好意。

不过白石河纵横蜀州多年,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妖魔鬼怪,遭遇了多少险恶局面,神经早就如同钢铁般坚强。

不要说就是别人来围攻自己,就算真的死到临头,他也会保持着镇定。

“你就是白石河?如今大汉朝廷里,修炼了《须弥山王经》残章之人?不过残章就是残章,你火候太差,恐怕连入道蜕变都不完整。”

无色和尚一开口,声音便如同暮鼓晨钟一般朝外荡去,带着一丝淡淡的佛韵。

身为金刚寺嫡传的入道武神,无色和尚自然是以《须弥山王经》入道的。

此刻看向白石河,自然而然就带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

“你这么说,和尚你难道是金刚寺的传人?”

白石河的眼睛微微一眯,体内气血缓缓运转了起来,心中暗暗惊讶:‘这和尚修的是《须弥山王经》的武道?也不知道李妖凤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帮手。’

不过伴随着体内气血全力运转起来,白石河的精神却是越发平静,不断将肉身、精神调整到最佳状态。

就算是入道武神,状态也会有所起伏。

武者战斗最基本的要点,便是要能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精神,让自己就算面对再强横的敌人,也能拼死一搏。

如果没有这样的精神状态,那实力再强也束手束脚。

入道武神几乎各个都身经百战,突破了无数艰难险阻才达到世间武者的巅峰,精神状态自然更加稳固,绝不会被轻易击倒。

无色和尚接着说道:“不错,贫僧金刚寺无色。”

“大汉灭我金刚寺留在现世的法统,抢夺我寺传承,今日你便拿命来填吧。”

听到无色和尚的这番话,白石河不惊反笑。

只见他周身体温不断提升,他的身形也渐渐扩张,一路增长到了五米多高,成为了浑身金色的小巨人。

他看着李妖凤和无色和尚,哈哈笑道:“既然一起来了,那你们便一同出手吧。”

无色和尚闻言却是淡淡一笑:“小辈,你未免太过高看你自己了。”

“今日贫僧便教一教你,什么是真正的《须弥山王经》……”

无色和尚话音未落,脚下大地便传来一阵巨颤。

只见一道金色巨影带起漫天热风,轰的一声便出现在了无色和尚的面前。

面对眼前的围攻,白石河赫然抢先动手了。

而他这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恐怖的力量从体内的每一丝血肉中爆发出来,灌注在他的双手之上,化为一道手印朝着无色和尚狠狠印去。

轰!

巨大的撞击声中,两人脚下的大地一阵起伏,层层气浪卷起烟尘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但伴随着一阵底喝,烟尘瞬间被狂风吹去,暴露出了交手的两人。

只见无色和尚的身形猛然拔高,化为了七米多高的巨人,一只手便挡下了白石河的攻击。

源源不绝的力量从无色和尚的体内传来,让白石河感觉自己就像在搬一座山。

轰!

下一刻,两大武神齐齐动了,狂热风暴以他们为中心爆发出来,两人转眼间已经被漫天拳掌吞没。

李妖凤身形向后退去,看着瞬间就激烈搏杀起来的两位入道武神,目光微微波动。

只见白石河跟无色和尚且战且走,每一次肉体的碰撞都爆发出一阵阵巨响,掀起一阵阵风暴。

整片山顶随着双方的交手一片飞沙走石,温度更是急剧提升,将四周围的草木化为一片片灰烬。

李妖凤双手结印,正想要助战时,却听无色和尚的声音传来:“李兄,你莫要出手,这白石河我一人拿下便可。”

无色和尚身为金刚寺的顶尖武神,心中却是有着一股自负和傲气。

面对白石河这种学了《须弥山王经》残章的人,他就是要独自出手收拾掉对方。

李妖凤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心里可没有无色和尚这种情节。

他要杀人,一向是百无禁忌,不论围攻、偷袭、胁迫……就算要献祭一城,那都是随心所欲。

但如今他和封印派联系上,心里还打着对方佛火的主意,却是不能不考虑无色和尚的态度了。

好在眼前的无色和尚已经是占尽了上风,每一掌每一拳都彻底压制了白石河的反击,拿下对方只是时间问题。

看到这里,李妖凤便默默撤下了准备的道术,只是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白石河,防着对方寻找机会逃跑。

转眼间数十招过去,白石河的气血力量力量不断衰竭,身上更是泛起一片片的烧伤。

因为传承的不完整,他的气血不论如何爆发,所能提升的温度都远不如眼前的无色和尚。

双方交手中,他会被无色和尚不断烧伤,光是这一点便让他难以取胜。

‘白石河似乎有点进步?不过也差不多了。’

但就在这时,李妖凤猛地抬头望天。

只见天空中不知何时席卷起一片雷霆风暴。

一颗火焰流星横跨苍穹,所过之处风起云涌,化为一道道龙卷直插天际。

李妖凤双目一凝,似乎能看见一道人影模模糊糊地浮现在火焰流星之中,爆发出滔天焰流,自天而下一路冲了过来。

下一刻,一声长啸自天地间响起。

龙吼和佛吼的力量混杂在一起,转眼间便是风云色变。

随着对方一掌抬起,狂风、闪电、火焰、冰雹齐齐汇聚在了那人的身旁,如同挟着一片末日天劫降临向玄寂山山顶。

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意更是从天而降,铺天盖地狂涌而来,充塞了现场每一寸的空间。

这股杀意之浓烈,刺激得在场三大强者心中警兆大作。

‘这人是谁?’

‘蜀州竟然还有这种高手?!’

‘从天而降的掌法?’

望着眼前那惊天动地的一击,李妖凤冷哼一声,只见他腾身而起,双手结印,魔和佛的力量齐齐爆发。

轰!

一道巨大的佛界之门在山顶上空轰然打开,如一轮屏障般拦在了那人面前。

以李妖凤的估算,那人下落之势太过迅猛无双,却也因此根本不可能转向。

‘先把你赶进佛界再说……’

但下一刻,李妖凤双眼猛地瞪大。

熊熊燃烧的火海之中,隐约能看见对方另一只手用力一扯。

空气中似乎有嘶啦一声响起。

他刚刚打开的佛界之门竟然被生生关闭、抹消了。

下一刻,极度的危险感涌上李妖凤的心头。

对方已经越过刚刚佛门的位置,天塌地陷一般朝他压了过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